蘑菇伙伴app下载

见云朝一脸想安慰,却又无从说起的样子,谨语反倒笑起来:“朝儿不必多说,姐姐觉得如今挺好的。程家既对我们母子不仁,我们何必把他们当成亲人看?既非亲人,他们如何,我又岂会伤心难过?这世上打着亲人的名义,欺负孤寡的不知凡几,却未必人人都有我们母子三人的幸运,尚有外家可以依靠,我如今倒觉得,能与程家决裂,是娘和我,还有弟弟的幸事。”

谨语能这么想,云朝也就放心了。

见谨语正在给玉雪做的裙裳上绣花,云朝看了看,赞叹道:“可真是太漂亮了。对了表姐,我上回去绣坊还打听了价格呢,那家绣坊里有一副镇店的猛虎下山图,我瞧着没有表姐绣的好,因是大件儿,要价竟有两千多两银子呢。他家的帕子,上好的料子和绣艺的,也有二两银子的。”

她也是瞧出了谨语有心想拿绣品出去卖,因此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瞧她给玉雪做的裙裳,云朝倒是另有了想法。

与其费心去绣绣品,倒不如做成衣卖还轻松些,若是能卖的好,却比做绣活要赚的多。

不过来却要看谨语是怎么想的了。

毕竟一个只是做活计,一个却是做生意。

但云朝觉得,也未必非得自己做,那家绣坊里就有卖成衣的,表姐完全可以做了成衣来拿去代售。

谨语听她提起绣品的价格,果然有了兴趣。虽说她之前说的好听,其实心里还是难受的,这会儿倒顾不上心里的那点儿难受了,忙道:“真的?不过能卖到两千多两银子的绣品可不多,从前我师傅的绣品,也不过这个价,你说那幅绣品还没我绣的好,我却不信的。不过这也罢了,那定是人家绣坊里收来的精品,又或是绣坊里顶级的大师傅的绣品,我倒不指着自己的绣品也能卖这样的价出来,但几百两总是成的。哪怕一两年能绣个大件儿,我和我娘还有弟弟过日子总不愁的。”

云朝心道,哥哥们才不会叫程家真的得了姑父留下的财产呢,你和姑母还有谨言表弟,吃几辈子也够了。不过,其实谨语想卖绣品,也未必真是为了赚银子。

云朝就道:“表姐想卖绣品?我那天去的那家绣坊里有成衣卖,我瞧表姨给雪姐姐做的这件裙裳,可比那店里的成衣好看的多,与其费那心思绣大件儿,表姐还不如做几件成衣卖呢。”

娇嫩少女白嫩肌肤引诱人

她又不指着开铺子,绣品一两年绣个大件儿,也只能卖给绣坊罢了,做成衣卖,人家绣坊自有自己的绣娘,哪里需要她做的成衣?

谨语摇头。

云朝道:“姐姐先别摇头,不如表姐先做一件出来,我拿去城里那家绣坊代卖,兴许就能卖出去呢?咱们又不是卖给绣坊,只是请他们代售,卖出去了,绣坊分点银子,左右他们没损失,肯定愿意的。”

“这样也成?”

云朝肯定道:“当然成,表姐不如试试?万一卖不出去,咱们留着自己穿就是了。”

这话倒是。

谨语笑道:“那成,我回头就做件试试。”

见谨语答应下来,云朝也来了精神,找出纸笔颜料来:“表姐,不如你先画个样子,然后我们照着样子做?回头玉雪姐过来,也请她参祥参祥。金陵可不是咱们这里能比的,时兴什么,雪姐姐肯定比我们懂。”

谨语也笑着应好。

姐妹两个便动起手来。云朝帮着调色,谨语作画,不时玉雪便进了屋。

云朝抬头笑道:“雪姐姐,你这是家去了?伯祖母和三伯娘可都还好?”

说完话,才发觉玉雪的脸色有些不大对。

连谨语都发现了玉雪的不对劲,忙放下手中的笔,拉了玉雪坐下:“这是怎么了?”

玉雪叹道:“祖父祖母,十叔,还有我们兄妹可能后天要起程回金陵。我娘正在家里忙着收拾东西呢。我过来和你们说一声。”

云朝和谨语都吃了一惊:“不是说过些天走再的么?金陵那边的生意出了问题?”

若是生意出问题,回去的也该是三伯父燕展恒才是,可听玉雪话里的意思,明明是三伯父一个人留下来,其它的人都回去的。

“不是生意上的事,是……之前在金陵的时候,祖母帮十叔看中了一门亲事,原是要等清明回去后,两家就下小定的,连八字都合过了,可……今儿我娘接到金陵那边的信儿,说是小十叔要说的那门亲事,那位顾家姑娘,前几天去莫愁糊游玩,不幸落水,救上来的时候,人已经……祖母对这门亲事很看重,那位顾家小姐比我大了一岁多,我也是见过的,长的漂亮不说,人也温柔可亲,不想就这么去了,实在是可惜了。”

这一说,云朝和谨语两人都呆在那里,万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事情。

听说那顾家姑娘的爹,还是金陵的知府,不说两家这样的关系,但说人家是官面上的人,两家的关系原就不错,也该去吊唁的。何况是小十叔已经说好的亲事呢?就算还未下定,毕竟是合过八字,换过庚贴了。

一时之间,云朝和谨语两个,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云朝就想起小十叔来,未婚妻去世,不知道他有多伤心呢。

愣了半响,还是谨语先开了口:“那……我帮雪表姐你先收拾东西吧。”

玉雪也点了点头。姐妹三个就收拾起玉雪的东西来,好在玉雪的东西也不多。云朝默了半响,才道:“小十叔他……知道这消息了么?”

虽然这样小十叔经常逗她坑她,可是想到他会难过,云朝就觉得自己也挺难过的。

玉雪道:“才刚我二哥同我一道来的,就是请十叔回去,想必是知道了。”

收拾好东西,姐妹三人又坐了下来,想到玉雪马上要走,姐妹几个这些日子处的极好,云朝和谨语都有些舍不得。

谨语道:“可惜我给雪表姐你的裙子还没绣了呢。”

玉雪笑道:“左右我爹要过些日子才回去,回头你绣好了,叫我爹给我捎回去就是了。”

“雪姐姐要不再住些天,和三伯父一起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