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抖音app

   作为侯府的嫡大小姐,她本事就有很多人在盯着了,无论是好意的还是恶意的都有很多。

   而白显又是白将军府的独子,之后的前程可是不可限量。所以说尽管脸上有着一张可怕的黄金面具,这也难以掩盖白显在京城中的地位跟影响力。

   葛月若是真的要嫁给白显的话,势必要面对京城中的人的针对。这一次的宴会,云惋惜才不相信对方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了葛月。

   “真的不要紧么?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你可以过来找我的,千万不要一个人硬撑知道么。”

   云惋惜微微的皱起眉头,一副担忧的表情看着葛月如此说道。真的,虽然说只要葛月开口了她就一定会帮忙的。

   可是如果葛月自己都不愿意多说的话,那她就只能够把心思压在心底,因为她不想勉强葛月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嗯,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有事的。”

   葛月笑呵呵的弯起了好看的眉眼,她这一年里面碰见的事情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其中也经历了一些个很不好的事。不过,能够拥有这么好的朋友已经可以说得上是三生有幸了吧?

   两个人并肩站着,一步一步慢慢的朝着目的地走过去。期间也碰见了很多的世家小姐或者夫人,面对对方或真诚或讽刺的话,葛月选择好不退缩的从正面迎击!而最后的结果也是十分可观的。

   “呵呵,还没有成亲之前就是这样了,看来一会儿真的该跟白显提上一句让你们尽快完婚比较好。省的每一次出门都要面对这么多的人,实在是太麻烦了。”

   在送走了今天不知道是第几波的人之后,云惋惜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绝色的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丝的调侃之意。葛月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几下,她默默的抚了抚额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她第一次发现原来成亲是这一件这么麻烦的事情啊,她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么?不,不行。要是他现在后悔了的话,不光是白显,就连家里面的人都不会放过她的。

   在泛黄银杏树林里拍写真写真

   毕竟,从很早之前她娘就已经开始为她准备要出嫁的嫁妆了。现在好不容易才等到了机会,她这个做女儿的若是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话,就算是她娘也绝对不会原谅她的啦!

   就这样,当白显跟葛离找到他们两个人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脸哀怨的葛月,还有站在她身旁笑的眉眼弯弯的云惋惜。这样奇怪的组合让两个大男人觉得十分的奇怪,他们对视了一眼之后就大步走到了他们身边。

   “惜儿,月儿,你们两个人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无精打采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葛离关心的看着自己状态有些不对劲的妹妹问道,自从知道葛月为了帮他找解药还经历了那么危险的事情,葛离对这个妹妹的关心真的是日渐增加。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送到她的面前,任她挑选一般。

   之前白显没有跟他们商量就私自跑去跟皇上要了圣旨的行为就让葛离觉得很不舒服,自己的妹妹居然这么快就要嫁出去了,他这个做哥哥的心里面真的是又高兴又纠结。

   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葛离经常会跑到白将军府去。美其名曰交流感情,其实就是想找白显来一次切磋,以好好的发泄一下自己对于好朋友抢走自己最爱的妹妹的愤慨跟不满。

   “没事的离哥哥,让白显陪她走一会儿就没有关系了。呵呵,话说离哥哥你们早就过来了么。”

   看着白显拉着葛月离开的背影,云惋惜嘴角的笑意顿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站在一旁的葛离不满的看了一眼两个人离开的方向,压下蠢蠢欲动的心思然后开口回答道。

   “嗯,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在见过了皇上之后就再这里等着,不过挽墨倒是没有呆多长的时间。我还以为他那么匆匆忙忙的离开是去找你了呢,结果……你们是没有碰上么?”

   “啊?不,不是啊,我们其实有碰见的。只不过宁王殿下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离开了而已,看起来好像很忙的样子呢。”

   云惋惜下意识的又想起了刚才被宁挽墨压在软榻之上的事情,顿时一张小脸就涨得通红。不过为了不让其他人发现什么不对劲,她还是努力的压制着自己内心的不好意思。

   听着云惋惜的话,葛离倒是没有怀疑什么。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宁挽墨那边的确是很忙,别看已经是过年了,就是在这种时候才是最为忙碌的。

   唉,他们虽然是宁挽墨的朋友,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好插手的,只能够在一旁干等着,实在是对不住宁挽墨。

   “惜儿,你若是有时间的话,之后就多去宁王府走走看吧。挽墨那边的情况我们也只是了解一点点而已,那个家伙又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你帮我们多看着点。不要让他把自己的身体给搞垮了。”

   白显作为从小就跟宁挽墨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对方是个什么个性她心里面已经在清楚不过了。宁挽墨虽然因为习武身体素质远远的要高于常人。

   可是他一旦生病了那可就是来势汹汹,而且极为不容易恢复。这一点,在相处的几年之中白显跟葛离都已经经历过好几次了。

   就算是被吓,如今都已经被吓到习惯,不会再像最初那样手忙脚乱的不知道应该干些什么才好。

   “好……这个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京城里面的情况真的有这么严重么?”

   云惋惜迟疑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问道,葛离停顿了一下默默的点了点头。其实不光是京城的情况,京城以外的地方,这一次因为大雪而遭遇了很多不幸的事情。

   那里没有人像云惋惜这么好心的免费施舍汤药给老百姓,也不会有人收留他们。所以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其他州县死去的人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数字!

   而宁挽墨最近在忙的就是这件事情,因为云惋惜说过的,如果不好好处理的话等到化雪之时,最有可能有人感染上瘟疫。

   就算只有一个人也好,在短短十几天的时间里面都会变成大面积的传染。到时候,他们再想要控制也来不及了。

   所以宁挽墨就想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减少这种情况。就算不能够全部消除,但最起码也可以减少一些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