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最新免费版下载

湘南炎热的夏日流火,冰凉的冷气却让透讨窗户的阳光有一种淡淡的暖暖色调,从头顶落下来,一小格一小格地分成小块,搁在画架上,搁在颜料上,搁在地板上,搁在了人身上。

唇瓣儿分开,有些湿湿润润的,小女孩的脸颊透着一种幸福的红晕,小胸脯缓缓起伏着,踮起的脚尖悄悄地落下,抬起头来,望着他。

她大大的眼睛在眼眶里左右晃动着,嘴角有着微微羞涩的笑。

吻,为什么这么甜蜜,为什么这样动人,怎么吻都不够,怎么亲都不腻。

秦安把她单手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手臂上。

叶竹澜从来没有这样被抱过,好像是小孩子一样,不由得咯咯笑了起来,搂紧了他的脖子。

秦安抱着她来到客厅,把她放在沙发上,然后去翻电视柜。

叶竹澜踢掉裙子,伸直了小腿,洁白的丝袜包裹着五个不安分的,不停地扭动着的脚趾头,一边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找什么。

秦安拿着小盒子走了过来,抓住她的手,取出戒指给她戴上。

“好漂亮的戒指啊,最喜欢猫猫了。”叶竹澜没有像孙荪那样想太多关于戒指的意义,只是觉得很漂亮,对于这今年纪的女孩子来说,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戴上小时候羡慕妈妈才能戴的戒指和耳环。

“戴上戒指,你就是我的人了,就是这个意思,明白了吗?”秦安分开她的双腿,蹲在沙发前,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臀之间,微微笑着。

小女孩这时候坐在这里的姿势,就像是个可以被人随意摆弄的洋娃娃。

躲在花丛中的大眼妹

叶竹澜这才羞羞地点头,才想起来男孩子送给女孩子戒指,是有很多其他意义的,又看了看很漂亮的猫猫戒指,那只眯着眼睛笑的猫,可爱极了,感觉好像有时候秦安打什么鬼主意时的笑容。

“我才不是,孙荪才是。”叶竹澜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你就是我的人了,这个好像是古代封建社会背景的电视剧或者电影,小说里边的话,男人和女人睡觉了以后……当然这种睡觉和平常叶竹澜秦安睡觉时不一样的那种,是秦安和孙荪睡觉的那种,然后男人就会和女人这么说话。

“要不今天就是了吧?”秦安低下头去,亲了亲她白白的小腿。

叶竹澜被他亲的小腿儿紧绷了一下,酥酥麻麻的感觉,好像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似的痒痒,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身子,歪着头笑了起来,然后慢慢撅起了小嘴儿,羞恼地瞪着他,“不行啦,孙荪在下边呢。”

“那上次,你不也在旁边?”秦安搂了搂她的小腰,让她更靠近自己一点。

“我才不呢,那上次是她那么大的胆子,我才不像她。”叶竹澜低下头,看了看门口,好像生怕孙荪来偷听似的,“我怕还是不行,别、荪看着了,会笑话我。你不许她上来,我就和你试试。”

“傻瓜。”秦安靠前一点,鼻子顶了顶她柔软的小腹,闻着了一股暖暖清甜的身子香味,“哪能真的这么随便?我会等你长大。”

“秦安,我太小了,我还是个小女孩,你要等多久啊?”叶竹澜平常总觉得自己做了许多坏事,比同龄人都厉害,是半个大人了,可这时候还是没有办法,不得不委委屈屈地承认子,她还是个小女孩,所以孙荪能和秦安做的事情,她都做不了。

“等多久都行,等到我们老了,你说老伴儿啊,今天我行了,你还行不行啊?我也能等的。”秦安以前挺着急的,担心的太多,现友他明白的不止是自己的心,也有叶竹澜的心,既然她都可以接受自己和孙荪在一起了,叶竹澜的身子,不说要藏到成熟的渗出蜜汁的年纪,但却也不用在太青涩的时候就采摘了。

“坏死了……我们都是老爷爷,老奶奶了,还做那种事情啊?”叶竹澜摸着戒指笑了起来,又想了想,“你还行不行,是什么意思啊?你也要准备准备的吗?”

叶竹澜可是记得,孙荪爬上床,就把秦安原本应该是自己和秦安的第一次拿走了,根本不需要秦安准备什么啊。

“当然要准备准备的啊,所以啊,说老实话,还是不要等到我都不行了……还是要积极地做健身体操哦。”秦安不和她解释这个,虽然和小汝孩说坏坏的话很有意思,可自己心里边却是有几分愧疚的,毕竟想了很久,都是想着第一次是自己要和叶竹澜的,却还是和孙荪先发生了关系,是孙荪主动的,可秦安不也没有拒绝吗?

“我不做了,你另外想个办法,你坏死了,我发现了那个健身体操里有很多动作……就像那个《学院少女》的片子里,她们做那种事情时的样子。”叶竹澜脸红红地说道,自从看了那部《学院少女》,叶竹澜再做那个健身体操时,都是偷偷躲着孙荪做了,都要好努力地克服自己心里边的害羞。

“不做就不做了吧,我们让这件事情自自然然地发生,不再强求了,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等待。”秦安知道,其实很多时候,男男女女的交往中,一方对另一方过度的迁就,百依百顺并不适合,可是叶竹澜,却让他完全不愿意强求她,勉强她做任何事情,感觉想要她什么都顺心如意,什么都随心所欲的好。

叶竹澜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下,轻轻点了点头,心里边却打定主意,健身体操还是要做的,肯定有些用的,孙荪就是因为总是跳舞,身材才那么好,那么柔软,还有廖老师,应该也是经常跳舞的,所以廖老师的身材也很好。

更何况,叶竹澜心里边还是有些焦急的,想想以后秦安可以和孙荪做那种事情,自己却不可以,她可想知道做那种事情到底是什么感觉了,就像以前自己想让孙荪感受下自己的感觉一样。

“那……那以后你和孙荪做那种事情,我都要看。”小女孩很大声,很理直气壮地提出要求,要不然心里边就会不舒服,自己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也就算了,他和她做了自己都没有看着,都没有知道,那就更不高兴了。

秦安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有说话,这种事情怎么答应,那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做主的啊,又不是看电影。

“那以后要是我和孙荪单独在一起,你不在旁边,我们两个想做了,要不要先打个电话喊你过来看,才能做啊?”秦安的手从她的腰肢上移开,握着她纤细的小腿,一点一点地滑上去。

“要……”小女孩坚持着说道,有些喘不过气来似地感受着他手指带来的滋味,紧张地看着他的手一点点地藏到了他的裙子底下。

“那孙荪肯定想要公平一点,现在我们是不是也要喊她上来看啊?”秦安的手伸进那条有着典雅苏格兰纹路的红黑相间的校服裙子底下了,叶竹澜和孙荪的校服,已经不再是学校里的那一种兽通质地的了,样式和外观颜色虽然完全一样,可是质地和做工却早已经上了不止一个层次,那是在省城请了出名的老师傅定做的。

“喊她上来看什么……”叶竹澜的眼神闪烁着,脸颊儿上的红晕和她那亮亮的,湿湿润润的嘴唇一个颜色了。

秦安的手指勾住了她的小内裤,“把小屁股抬起来。”

叶竹澜咬住嘴唇,左右看了看,闭上了眼睛,“我才不呢。”

秦安拉住她的小内裤往下,却没有碰着什么阻力,那软软的翘翘的小屁股就稍稍抬高了一点儿的,然后她那张可爱的小脸蛋上就布满了蔓延开来的颜色。

秦安让她那条白白净净的,柔软素雅的小内裤挂在细细的小脚儿上,低下头去……

腻腻的,甜甜的。

娇滴滴的,柔柔的。

那样的吟哦是在五线谱上跳动的音符,又像是秦安修长的手指落在钢琴上弹奏高山流水的叮咚,有一丝一线的清泉流淌。

她突然止住了呻吟,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儿声响,细细的,匀称的美丽腿儿紧紧地夹住了在一起,不让他动弹了。

“叶子,秦安呢?”孙荪走了进来,透过玄关,只能看到叶竹澜软软无力地靠在沙发上,脸颊上有着娇媚的红晕,却没有瞧着秦安在哪里,也没有听到什么声响。

“你怎么就上来了?”叶竹澜一下子惊过神来,偏偏自己的腿软软地没有力气时放松了一点,他的舌尖就调皮地拨弄了一下,叶竹澜就觉得一种抑制不住的滋味过来了,就发出了一段儿羞人的声音了。

孙荪走过玄关,这才瞧着了眼前的景象,那原本有些狭长的妩媚清冷的眸子一下子睁开的老大,好像和叶竹澜一样了,惊讶的脸庞上马上涌来了一层浓浓的红晕,这样的景象,对于一个才刚刚知晓云雨的女孩儿来说,完全震住了她。

知道秦安和叶竹澜做过这样的事情,可是亲眼见着,却是感觉比自己和秦安做的那事情更加羞人。

秦安和叶竹澜,永远都是最坏的两个家伙!孙荪还以为他和她在干什么呢,以为叶竹澜闯了什么大祸,原来是在做这种坏事!

“不许看……不要看……”叶竹澜仰着头,无力地挥着手,不让别、荪看,原本被人瞧着了做这样的坏事,是这样的羞人,那孙荪肯定也是不会再允许自己看她和秦安做坏事的了。